那一声“妈妈” ----肇庆十大“最美家庭”邓礼惠自述

 “妈妈”这个词,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应该是再熟悉不过了。她就像我们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氧气,无形却又至关重要。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”“妈妈”这个词,被誉为天下最美的称呼,可又有多少人真正感受到她的美?又有多少人真正体会到她的情?

我出生七、八个月,就已经能清晰地对着我的母亲说出“妈妈”这个词,那时候我的母亲,一边内心带着窃喜,一边对我父亲说:“孩子先叫谁,谁就命苦啊!”从那一刻起,“妈妈”这个词便紧紧跟随着我的生活。也正那一声“妈妈”,索来了我母亲对我无止尽的爱!

后来,我毕业了,走向我梦寐以求的教师行业。学生在周记本里留下一行有些凌乱的笔迹:“我希望我的老师,能有着妈妈一样的胸怀!”读完这句话,我乐了,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要刚毕业的我对她怀着“妈妈一样的胸怀”,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幽默啊!可慢慢的,我开始懂了。班里40多个学生,全都来自遥远的新疆!这些孩子大都只有十五、六岁,脸上写着稚嫩,心里藏着梦想,风尘仆仆地来到遥远的广东!有多少次,他们兴致勃勃地给我讲述家乡的美丽和童年的趣事;又有多少次,他们满眼噙泪,向我倾述自己对家乡和亲人的思念。在这些新疆孩子的启迪下,我似乎开始理解“妈妈的胸怀”了。有一次“心连心”活动,我扮演一位学生的母亲!那一天,我拉着她的手,就跟其他本地同学的母亲一样,快乐地参加各种游戏!活动慢慢进入尾声,主办方让孩子和父母拥抱,看着别的孩子和父母有说有笑或者相拥而泣,她抱着我,一声一声地叫着“妈妈——”!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滑落了下来,那一声“妈妈”,是对初为人师的我最大的肯定!

2010年,我结婚了。在七星岩青山绿水的见证下,我和先生结束了七年爱情长跑。于是,我又有了一个妈妈——我的婆婆。起初我婆婆是反对我们在一起的,独生女、80后,无形中我就已经被贴上了娇生惯养、蛮横无理的标签。所以,我和婆婆相处起来总是小心翼翼的,也正是因为这份小心翼翼,女儿出生十多天,婆婆就回了老家。一年后,婆婆来帮我们带孩子,我戏谑道:“从现在起,我就要上演生活版的《媳妇的美好时代》了!”先生笑了笑,我知道他心里没底,朋友也调侃我们千万别后院起火。可出乎意料,我们不仅相安无事,而且还和和美美。有一次先生出差,我吃完饭后照例听婆婆拉拉家常,突然,婆婆对我说:“孩子,我观察那么久,比较那么多,做媳妇,你真是没得挑的!你们做老师的,教育学生首先就要做好自己,演不好家庭里的角色,也当不好老师。”我诧异了,我朴实无华的婆婆,那深爱我们的妈妈,说出的不仅是生活的道理,更是人生的真理啊!霎时,我的眼前出现了公公像个孩子王似的和学生玩耍的场面;出现了公公和我们悉心探讨教育问题的场面;出现了公公在久病卧床的母亲前精心照料的场面。我的心,早已澎湃不已。那一声“妈妈”,让我得到了精神的升华!

20132月,女儿苏仪出生了,当时正在高三做班主任的先生可真是忙得上蹿下跳,白天忙着给学生答疑解惑,晚上还得照顾尚在襁褓中的女儿。那段时间,我们家常常是父亲与女儿的身影在灯下融为一体,常常是女儿的啼哭声和着父亲的吟诗声。女儿45天时,突然对着我们发出了“妈妈”这个音,我们欣喜若狂,虽然母亲还是说着:“孩子先叫谁,谁就命苦啊!”但我却骄傲地答道:“我命苦,我愿意!”这不是命苦,这是爱的“辛苦”,是“苦中有乐”的岁月交响,是“先苦后甜”的人生甘酿!现在,两岁多的她也会抱着我的脖子说:“妈妈,我爱你!”而我,总在心里默默告诉她,“那一声妈妈,天下最美的称呼,也应该献给爸爸!”没有爸爸对你的精心照顾,就没有你的健康成长;没有爸爸对妈妈工作的全心支持,就没有妈妈的教育业绩;没有我们所有人的奋勇向前,就没有家的温馨和美。是啊,那一声“妈妈”,哪里只是母亲呢?那是亲人间至厚的情谊,是世上最美的诗篇!

朋友们,“妈妈”是一个多么普通又多么美妙的词汇啊!一句“妈妈”,道尽人间真情;一句“妈妈”,道尽生命真谛!

如果没有母亲对我的付出,哪有我今日的幸福生活?

如果没有学生对我的启迪,哪有我在教育路上的成长?

如果没有婆婆对我的包容,哪有我精神灵魂的洗礼和升华?

如果没有先生和女儿对我的深爱,哪有我们这个幸福而温暖的家呢?

家是一幅永远画不倦的风景,每一片朝霞都会带来无尽的遐想!家是一本永远读不够的好书,每一篇文章都记载着最美最美的情感!愿我们都能以爱为帆,向着明天的幸福生活启航,在教育事业上绽放出耀眼的光芒!


相关附件: